安颜若素

嘿 哈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齐八老爷到底是个不消停的主儿。

北平回来之后,让四位姨太太怼在床上半个多月才翻身下了床。

八老爷躺在床上喝着粥说:“混账王八蛋,这府里谁主事啊!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尹小姐多漂亮,带回来也放在家里多好看。”

“老爷我觉得咱们府上就该有这么点青春靓丽”

“都是老爷们,太素了”

张日山看张启山,张启山看解老九,解老九看二月红。

二月红站起身说,知道了,你等等。

然后二月红就翻出了戏装,勒头上粉画眉抹唇。

端的是二八年华俏娘子。

八老爷心醉神痴,一回神发现自己又被摁在床榻间,二月红身段袅娜,红妆妩媚,皮贴皮,肉贴肉,一杆肉枪顶的八老爷寻死觅活。

“老爷,府上还素不素了?”

八老爷咬着枕头,细白嫩滑的腰抖的像筛糠。呜呜咽咽的摇着头哭个不停。



到底还是大姨太心疼老爷,也就做了一晚上,第二天二姨太老九来伺候他,老九问他:“老爷,最近我也觉得府上太素,要不咱们出去找找乐子?听说城里来了个洋人,有个剧院可有意思了,去看看?”


八老爷屁股里面塞着跟角先生,昏昏沉沉的点了头。

过了三天,八老爷能下地了,回铺子里处理了下公务,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起二姨太说的洋人开的剧院,好奇心一起,带着伴当一块儿去了。

不去还好,一去让人给盯上了,让人给下了药放在椅子里面,好茶好点心的伺候着,还专门派了个漂亮丫头给他端茶倒水递点心

八老爷嚼了两口就不想吃了:“滇红配和果子,难吃。应该配梅子干的,还有啊,小妹妹啊,你穿这洋装不好看,回头你上我这来,我给你换个打扮。诶,要多笑笑,板着个脸不好看,今年多大了啊?我给你看看手相呗?”


四位姨太太一身是血杀气腾腾的冲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的八老爷拽着人家小妹子的手正在算命呢。


二月红看解老九

解老九看张启山

张启山看张日山

张日山看……张日山把手里拎着的物件儿丢一边,冲着八老爷咳了一声

“老爷,我们接您回家了。”

八老爷拍拍身上饼屑,走了两步,然后一拍腿:“你们把绑我的那个洋人怎么样了?”

“可千万别宰了”

“那模样长得贼清秀,还抹唇彩呢,多漂漂亮亮的人啊,这色号还是斩男色呢”

“唉哟喂,可让你们打的像猪头了”

“带回去吧,养好了,还能做个五姨太呢”


四位姨太太眼睛不是嘴的齐齐翻了个白眼。


五姨太到底还是没进门,洋人让三姨太张启山以涉嫌倒卖文物的罪名给直接丢出了长沙城。


快到年尾的时候,大姨太二月红的梨园要封箱,二姨太解老九要算年终红利给伙计,三姨太张启山和副官要忙着过节安顿那群兵痞子。各自都是忙的挪不开脚。

相比之下,八老爷反而轻松自在了不少。

闲着没事儿自己溜达出街,正在街上嗦粉呢,钱包差点让人给摸了,摸钱包的小贼让人逮了个正着,捉贼的是个年轻人,身板笔挺,尖尖下巴,圆圆眼,端的是俊气十足。

八老爷笑嘻嘻的接过钱包,对着年轻人拱拱手:多谢多谢,在下齐铁嘴,阁下尊姓?

对方露了个笑:“免贵姓明,单字一个诚。特来长沙寻齐爷,有一事相求。”

八老爷嘿嘿一笑,突然觉得府里空着的五姨太的位置马上就能填上了。

END

狗尾续貂,写着玩儿2333

就不打任何tag了


评论(1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