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若素

嘿 哈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落雪

齐铁嘴好酒,二月红亦好酒。



二月红未成家之时,齐铁嘴是寻他最多的。


无他,为的就是这一杯酒水。


齐铁嘴好酒之名与他的神算一般出名,客人熟悉他脾气的,去他香堂里不忘给他带酒。


得了好酒,齐铁嘴便会停了生意专程去寻二月红。醉了就在二月红处歇一宿,红府是专门有个卧房供他休息的。

平时若是想喝酒了,便抬腿去红府,倒也不拘礼数,齐铁嘴平素做人端的是敬小慎微,温文妥帖,左右不过十多岁的人,老成的像是个老人,也就这件事上显了几分不羁少年狂。




这酒缘是在二人年少之时结下的,彼时二月红正倒嗓子,一张口说话就和公鸭子一般,齐铁嘴跟了自家牛鼻子道长去红府办事,老的们说话,齐铁嘴偷了道长的酒葫芦去了后花园,等人发现的时候,齐铁嘴正拉着二月红的手,脸蛋儿红彤彤的,一本正经说要给二月红摸骨算命。


齐铁嘴说小二爷你以后必定大富大贵,福寿双全。二月红让他拉着,也跟着笑,面上泛着芙蓉色。老道长一看酒葫芦心痛的要哭:老子的浏阳白啊,这俩兔崽子一滴不剩。


齐铁嘴和二月红大醉三天。




二月红首登台之时,齐铁嘴在下面喝彩,喊的比谁都响。

下了戏,齐铁嘴找他,二月红还没卸妆,二月红问他:如何?

齐铁嘴看他去,只觉一双美目勾魂夺魄,直直望去心底。

齐铁嘴咧了个嘴,两颗虎牙笑的都齐齐露了出来,比了个大拇哥:“绝啦!”

二月红看的也跟着开心,一巴掌拍在齐铁嘴背上:“晚上请你吃酒”

晚上酒喝的尽兴,二月红醒来的时候,齐铁嘴就靠在他身边,原本齐铁嘴身量比他高些,此刻整个人团在他身边,二月红稍稍一动,人就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四目相接,鼻息交融。齐铁嘴酒气未散,傻乎乎的冲他笑笑,眼角眉梢沾着月光,二月红只听自己胸腔里的物件儿蹦的山响。




后来,便是二月红得了丫头,他与齐铁嘴大醉一场,齐铁嘴问他,得了爱人是何感觉,二月红想了想,拉过齐铁嘴的手晃了晃:握着就心定。感觉心肝都让人捏住了。


齐铁嘴大着舌头说恭喜二哥。


二月红拉着齐铁嘴的手,笑的傻气十足。




新婚之时,齐铁嘴喜气洋洋带着酒坛来寻他,不过巴掌大的酒坛,打开一闻,酒香扑鼻。

齐铁嘴说,这酒是他生的时候他爹酿的,原本等他大婚时候取了喝,这辈子齐铁嘴自己算算是没指望了,如今二爷大婚,这酒就当礼了。

这酒二月红喝了一盏,丫头也喝了一盏。

齐铁嘴说这酒好,怕喝了就舍不得给了。

齐铁嘴当夜滴酒未沾。


新婚之夜,鱼水之欢,丫头动情处,娇声喊二哥。

二月红亲亲她汗湿的额头,陡然想起齐铁嘴已许久不喊这声二哥。




年底的时候,张家人回了长沙,没过多久,便是坐稳了九门之首的位置。二月红是不管这些外面事情的,自打娶亲之后,全世界都像是缩在了他身边,都系在了一人身上。


张启山和齐铁嘴的事情,二月红是知道的。


那回齐铁嘴得了酒照例来寻他,酒过半巡,张启山就摸上门了,起先还陪着说些客套话,可眼神全然的粘在齐铁嘴身上,齐铁嘴半掩着脸,也看着张启山,两个人互相看着就笑,二月红懒得看,假借乏了要撵人走,张启山扶起齐铁嘴,小心翼翼,宛若臂弯里躺着全世界。

后来事情一多,二月红和齐铁嘴的酒约就越发见的少,偶尔一次来,也是来去匆匆,往日饮酒赏花敲棋的风雅之时,随着丫头的病重,局势的紧张就荡然无存了。


齐铁嘴找二月红喝酒,丫头已经过身了快小半年,张启山娶了尹新月小半个月。

齐铁嘴来找二月红,人还是原来的模样,就是瘦了些许,墨绿万字缠纹的袍子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空落落,酒是烧刀子。

一杯下去,酒滑肠中过,二人喝了一夜,一夜无言,一夜无泪。

天方亮的时候,齐铁嘴叹了口气,道了声好冷。

二月红笑了笑,怎么会不冷,自己的一副心肝脾肺肾都让丫头摘了去带了走,而齐铁嘴的让人碾落成泥,坠在地上。

胸腔里面跳的,就只是个死物了。

齐铁嘴临走的时候,下了雪。

长沙城里鲜少见雪,齐铁嘴执了红伞立在皑皑白雪之中

齐铁嘴说:二哥,保重。

二月红立在门口,身后是空落落的宅子,丫头的灵位供在香堂里面

二月红问齐铁嘴:你要去哪里?

齐铁嘴笑说回家睡觉。

说完,齐铁嘴笑的更开了一点。二月红站在台阶上看他。

齐铁嘴的笑冻在了嘴角边,二月红拾阶而下,脚踏在积雪上咯吱作响。

二月红卸下围在身上的皮裘,给齐铁嘴披上,接过他手中的红伞。

二月红望着齐铁嘴,轻声叹息

“雪天路滑,我怕你跌了跤,是要痛的。”

“痛也是无妨的,习惯了”

“你还是留下罢”二月红眉眼弯起,恍若还是多年以前那个和齐铁嘴一道偷酒喝的少年:“老八,你知道,我总是担心你的”

雪落无声,二月红牵过齐铁嘴的手,朝里走去,朱色的大门应声而开,吱哑一声关了起来。

白雪落地,簌簌,似哭,似叹。

只是,再无旁人知晓了。

(end)

******************************

总觉八爷和二爷都是温柔之人

但是可惜感情都不得善终

都是一副七窍玲珑心肝给了人

二爷还好,丫头珍之,重之,只是苍天无眼。

八爷就……

人无心亦可活,只是会冷了点,那就让他们一起取取暖,也好把日子过下去。心早就给了别人收不回,但是世道冷,总要有个人来暖暖,对方的存在会提醒你失去的和拥有的


评论(1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