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若素

嘿 哈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合欢

临近过年,按照规矩便是要闹上一闹的。阿霆出了名的酒量低,果不其然的让人灌了个半醉,之所以是半醉,多半归功于他最后豪情万丈的追加了年终尾牙抽奖大礼包的金额。

阿茗笑嘻嘻的举着敬了老板敬合作伙伴还要负责起哄台上节目再多几个,说说笑笑还要和同事们轮一次,说穿了演员也是普通人,抛开光鲜亮丽的外表,其实内在和普通忙忙碌碌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老板马屁要拍得,同事关系要处得。

酒过三巡,宴席上的菜早就凉了 酒也刚刚好,用阿茗家里话讲就是到位。老板们微笑摇手和大家告别,要赶戏的赶紧离开,剩下的回家。

当然也有没喝够的。有人提议去ktv继续下一顿。

“阿茗去不去?”

被点到名字的阿茗正好抬头,手就被人为的举了起来,举他手的是阿霆,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喝多了,整个人半趴在阿茗肩膀上,庄重宣布:“阿茗要去,窝也要去”

然后被迫中奖的阿茗就被拽去了ktv。

这家ktv是工作室人常去的地方,环境不错,圈里人来玩的也多,干净。

唱唱跳跳,喝喝酒,一闹就是大半夜,酒兴正浓,不知道提议的真心话大冒险,都是年轻人百无禁忌。问的问题也是各种没有下限,愿意回答的就回答,不愿意的喝掉一杯加料酒也不为难。

轮到阿茗的时候,是阿霆按照问题模板提问。

“你有没有给人……呃……blow job过咯?”

众人一愣,随机又是一声哄笑,阿茗坐在那边,手里拿着罐啤酒,灯光很暗,只开了小灯,阿茗守住握着那瓶啤酒,酒瓶墨绿色,衬的手指很白,然后阿霆看着阿茗的小拇指蹭过酒瓶,然后他抬起头喝了口酒,咽喉滚动了一下,酒液咽下,酒瓶口含在嘴里,缓缓的被拉出,眼睛微微眯起,酒瓶口离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小小的啵,殷红的舌尖在瓶口滑了一圈。嘴唇被酒液泡的红的要命。

阿茗似笑非笑的看过来,身体朝后一靠,姿态随意的靠在沙发上。

他说。有啊。

然后大笑着仰起脖子,细白的脖子毫无保留就这么伴随着笑声暴露在空气里。

阿茗的脖子上有根细细的链子,贴着皮肤,蜿蜒而下,隐没在衣领里面。

彩金质地,很秀气文雅的一条 像个女孩子带的。

是阿霆三个月前送的。是正好在聊天的时候说到的,阿茗说想买了送人,阿霆回复:送给谁?

女朋友咯

阿霆发了个ok的手势。

半个多星期后,阿霆找到了这个根链子,要快递过来的时候,阿茗说不用啦。

为什么又不要了?

分手了咯

为什么啦

对方说我太漂亮像基佬

那我送你好了。挺好看的。

然后对方就笑了,阿茗的笑声被微信压的有些走音。

阿茗说骗你的,你信了?

链子还要吗?

你猜?

阿霆记得他当时的语气,和现在如出一辙。他突然想问问阿茗,是不是这次还是骗人。

对方只是笑着扭过头和人说再来。

我去个厕所。
阿霆突然就站起来走出去。
他发现自己忽然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去想象。
阿茗的嘴唇那么红,会在亲吻对方的时候被口水濡湿的会更红吧?
阿茗的声音,会在和对方说爱语更低沉吧?
阿茗的手指,会在抚摸对方肌肤的时候会因为用力而直接发白吧?
阿茗的舌头,会在给人blow job的时候变得更加灵活吧?

所有的画面一时之间涌进了脑子
快要逼人爆炸。

阿霆坐在马桶上,脑子里爆炸的是酒精,还有该死的,根本扼杀不住的画面。
还有他妈的,身下根本控制不住硬起来的地方。
他把脸埋藏在自己的手里。

周围很安静,只有如雷的心跳声。
他闭起眼睛,漆黑混沌。

随后,脚步声由远及近,咯的一声,门被打开。

手被人从脸上拉开 ,灯光似剑,凌利的划开一切,让所有一切无所遁形。

阿茗弯下腰,一手摸过他的嘴唇,还有只手盖在了他两腿之间,手掌隔着裤子盖在那个硬的要命的地方。

阿茗歪过头,笑了一笑,眉眼活泼泼的弯了起来,像是艳到极处的花,嘴唇微张,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阿茗舌头灵活的齿列里滑过。

你硬了。

要我帮你舔出来吗?

end

我又要让许一霖赶通告了
朕乃天阉……
其实不赖我,笔记本触版坏了,鼠标也坏了
纯手机打字的我真的不容易……



评论(2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