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若素

嘿 哈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我终于开始糟蹋别人的画了……)

(写的太烂就不at女神太太了)

(设定许昕快退役了……里面所有的设定都是胡诌……大家不要care)

再为平常不过的夏天的夜晚

训练馆里面已经没有人了,许昕一个人坐在地上喘气

他今年已经三十了。

已经是到了那种比赛结束之后,哪怕赢了都会有记者问:许昕,你准备什么时候退役的年龄。

训练馆的日光灯换了新的一批led灯泡。

灯光明晃晃的有些刺眼,许昕拽过毛巾盖在自己的脑袋上。

他都能感受到毛巾上的纤维正在争先恐后的吸啜着汗水。

胳膊那边开始疼,身体疲倦。虽然他会和所有人说,我觉得体能和心态一样年轻。但是身体是不会骗人的,机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后退,与之增长的除了体重,还有可贵的经验。

许昕会上专业的论坛去看一些关于自己的帖子,从定时炸弹许昕到现在的老油子,有次他看到有张帖子,内容平平无奇,只是最后一句让他关了网页又点开

只是一句:“许昕现在越来越像当年快退役的秦志戬,纯靠经验恶心死对方”

许昕当时就觉得好笑的不行,特别拍了放在手机里面,原本想发给秦志戬看看,但是鬼使神差的在发送完之后又撤回。

秦志戬回了他一个问号。许昕回:秦老师,发错人了。

秦志戬回了他一个笑脸。

圆圆的,系统自带的那种。

他跟了秦志戬七年,后来就分开了,里约奥运之后,当时纷纷揣测他会回到秦志戬麾下,但是并没有。据说当时他是有希望能回去的,但是事实并没有。

原因,他没问,秦志戬也没说。

一晃数年,当年秦志戬踢着他屁股跟在他后面嚷嚷的东西,当时没朝心里去,现在倒是越发清晰起来。

“你的年纪跑的比你的步伐快,你的心智永远追不上你的年纪“”

秦志戬当年毫不留情的骂他,双手抱着胳膊,字字铿锵。许昕想,那时候多大?二十五了吗?没有,秦志戬如此情真意切的损他,已经很多年前了。

当时只顾着想着老秦总拿自己当孩子,如今想起来,这独具创意的骂人背后,满心满谷的都是担心和期待。

许昕任由毛巾堆在脸上,灯光透过厚厚的织物落在眼睑上,许昕闭着眼睑都能感觉到那模糊的光线。

肩膀的疼痛开始像是暌违多年的老友初次相见一般,恶狠狠的拥抱着许昕。

许昕环着自己的肩膀,独自一人,就那么奇奇怪怪的顶着毛巾安静的坐在训练馆里面。

然后许昕听到了门开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许昕并不想摘掉自己脑袋上的毛巾。

脚步声太过熟悉了。

他已经无数次的听过。

一步,两步,脚步声越来越近

最后停止在许昕的身后。

“许昕”

====

秦志戬站在一坨毛巾的后面。

晚上是某个颁奖典礼,作为教练也应邀出席,西装还是几年前定制的,颁奖礼结束就是和领导以及媒体的应酬。

应酬,他本来就不是很擅长的事情,但是还是要去做。

回来的时候,习惯性的扫了眼训练馆,灯还亮着,三三两两的人从里面走出来,秦志戬喊住了其中一个小孩,小孩新来的,也是徐州人,乖乖巧巧的跑过来喊秦老师好,秦志戬顺嘴问了几句,小孩屁颠颠跑走的时候又多嘴说了声昕哥还在里面。

秦志戬也没多想,拽散了领带,提溜着西装直接抬腿就进了训练馆。

然后他就看到了许昕,安静的把自己埋在毛巾里面。

许昕素来都是很喜欢用毛巾做出各种的造型。13年巴黎的时候,许昕乐此不疲的顶着毛巾在每一场比赛之后凹个造型。当时秦志戬就嫌他不务正业,许昕振振有词这叫调整状态。

那会儿的许昕特别的闹腾。

秦志戬低头看着如今的许昕。

不知道是不是快到了运动生涯的末期,关于许昕的报道里面的词汇开始多了沉稳,内敛的字样。

秦志戬有个习惯,许昕的每一篇的报道,他都回去搜着看。

这个习惯从他收了许昕开始,一直到如今。

哪怕许昕已经不在他麾下。

哪怕如今他们已经不是师徒。

许昕现在很拼,比任何一个时期都要拼,人人都夸许昕老兵不死,而秦志戬却什么都不想说。

他心疼这样的许昕。这样拼命像是要壮烈燃烧最后花火的许昕。

秦志戬微不可闻的叹口气,伸出手拍拍许昕的肩膀:“起来了,我陪你去做治疗”

许昕的声音沉闷的从毛巾里面发出来。模模糊糊的,大概是个嗯。

懒洋洋许昕又把自己朝后靠了靠,正好把重心都倚在秦志戬的身上

毛巾被掀开了一角,许昕的下半张脸露了出来。

有些胡渣的下巴,和嘴唇。

其余都掩藏在层叠的毛巾下面。

秦志戬弯下腰,双手扶住许昕的肩膀,习惯性的捏了一下。

许昕的嘴角抿了起来。

“肩膀疼?”许昕没有出声,秦志戬伸手慢慢的揉着僵硬的肌肉:“多久了?”

“……疼……”许昕说的很轻,几乎没有出声,只是动了动嘴唇,然后嘴唇翘了起来,抿出一个弧度。

“不过还行,应该没问题”许昕笑着说。

秦志戬的手停了下来,低声骂了句放屁。

许昕笑了起来,肩膀在秦志戬的掌心下震动。

“秦老师……”

许昕喊他,声音很低

秦志戬伸出手,慢慢的揭开许昕脸上的毛巾,鼻梁,眼睛,额头。

许昕的眼睛闭着,温顺,安静。

秦志戬对这样的许昕很熟悉,又很陌生。

“大昕,怎么了?”

秦志戬的声音软而黏。

像是很多时间以前,秦志戬在每一次想和许昕谈心开始的时候一样。

每次都是这么一句。

许昕的心态一直是制约他前行的桎梏。

等到许昕放开这些桎梏的时候,许昕的年纪又成了新的枷锁。

都是这样,秦志戬有时候觉得命运是个玄之又玄的事情。

当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最为不愿意发生在许昕身上的事情结果偏偏发生了。

或者说是世间本就是残酷如此。

“对不起。”许昕说。

许昕想过很多次把这三个字说出来。

这三个字埋在心里太久了。久到他已经遗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想说这三个字。

时光太过漫长了,也过于短暂,他错失的东西都不曾给他机会去修正。

唯一留下的,只能是这三个字了。

许昕慢慢的睁开眼。

秦志戬作为教练,常年运动服,除了队里指明要求穿正装,平时基本都是T恤为王。很少见他穿过衬衫一类的东西,此时此刻,秦志戬身上的白衬衫的领口已经被扯开,英俊的有些过分。

秦志戬低头专注的看着他,缓缓地,对他露了一个微笑,极为浅淡。

许昕让这个微笑晃了一下神,

秦志戬看着许昕说:“我也是。”

秦志戬的话说的很慢很慢。每一个字都像是个郑重的许诺,每说一个字,秦志戬和他的距离就更近了一分。

然后,一个轻如蝶翼的亲吻,伴随着秦志戬最后一个音的发出,温柔无比的落在许昕的额头之上。

end


评论(26)

热度(134)